<xmp id="k8cwu">
  • <nav id="k8cwu"><code id="k8cwu"></code></nav>
    2022年06月06日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花儿的光芒

    来源: 发布日期:2021-12-15   打印

      □张彩虹

      花在那里独自开着,无论有无人欣赏,它都一样随着晓风而艳,随着暮雨而摇,跟着晨曦散发幻彩,伴着夜幕披上轻纱。故此,一年四季盛开的花,都会留下人类的目光,并惹来是是非非的心绪。

      赏花,自古以来就是人们寻觅雅兴的一种捷径。“昨日新园去看花……笑语归来日未斜。”宋代的笑语洋溢在纸上,唐时的“花开时节”动了京城。当一片连着一片,一轮接着一轮的繁华把日子摇曳得妩媚多姿,花儿就牵动了整城人的心思,引人前呼后拥,络绎不绝,涌向一片片姹紫嫣红。那些素雅富贵或热烈婉约的朵儿,云彩一样的花色覆盖了人们的思维,在纷纷扬扬的红尘里,心便不问秦晋,不思蜀乐。

      春日,暖风抚摸着百草,茎叶就疯长起来,腰杆直愣愣地硬实起来,花苞在枝间努着小嘴儿仰望天空,有云飘过,就绽开笑颜。那长在山间的山桃花,撒下片片红粉,人的眼目偶然被点亮,忽觉又一个春季已来到身边;那土崖上的迎春更是举着小喇叭向远方吹起了号角,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寸光阴一寸金,它就成了奋斗者的鞭策号,催着人趁春光播种愿景。田里的荠荠菜也争分夺秒地开花了,在很多人还没有想起吃荠菜饺子的时候,它已先期结果,生怕误了生命轮回的脚步,急切地生,急切地长,急切地抱娃娃以延续种族的基因。坡岭上,枯草丛中的兔子花也加入赶集的行列,在萧索的视野里露出几朵诱人的粉紫,令人惊叹不已。总之,这些山间的野花为我最爱。无论你的目光有没有触及它们,它们一样开出生命的样子。它们开得比城里的迟些,在静寂的老家独自开着,花枝横斜伸出土堰,或者亭亭玉立于杂草丛中。忍不住拉过一枝,嗅嗅那缕清纯,感慨它藏在深山人未识的命运。不知它想不想走进外部世界,不知外部世界适合不适合它,但在寂静的山村,它一定也是孤独的。它的蕊中一定开出了许多孤独的诗句,就像它孑然一身的花影。每每此时,我会抚摸着它的枝条,以人类的怜惜与同情去安慰它们,但不知它会不会接受,会不会鄙夷人的自作多情。

      看完山花,再去看那些被娇宠有加的花园里的花。玉兰优雅高贵,海棠热烈浪漫,月季月月娇艳,花姿曳着人的脚步,使人在强烈的仪式感里反反复复乐此不疲,直到把花看得隐身,直到满地落红化为泥,还在盼着花期延长,直到贪恋的心满足为止。

      花开是有节奏的,从零星的艳艳轻云到争艳竞开的烂烂明霞,人们的目光被拉长再拉长,直到倾国倾城的花朵零落,人们会无休止地给自己的性情寻觅一个美好的归处,以抛却一些琐碎的忧苦与繁杂累思。

      在滴沥着细雨的春晨,到园里去品海棠沾疏雨的灵动,体味它胭脂尽吐的热烈与倾情,想象黛玉的惜花之痛。当日子抖落了春,夏便长出了羽翼,悄然丰满。荷塘里的朵朵素雪、粉白、红颜也就娉婷着成了阵势。皎月之下,蛙声伴着花开的声音在空气里律动,那一簇簇、一片片,明灭着星星的光、摇曳着柔柔的情,漾出浓郁的温馨。在不断流动的时间里,人们会从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”的警句中捡拾种种生命启示。

      脱去了春的霓裳,夏的礼服,秋花给人的则是历尽风雨后浓缩的记忆与思考。被人们定义为成熟的秋,花也有了无尽的傲骨。菊花就是被人们高高地举过头顶的。“秋菊有佳色,裛露掇其英”那种冷露寒霜花亦艳,姣颜减尽不离枝的风骨,点点紫,团团白,簇簇黄,从绿畦、崖畔、庭院,一直开到人的血脉里去。

      当雪花翩然而至,寒梅抱着蓓蕾姗姗而来。掐着指头算它绽放的时日,与友人踏雪寻梅。在梅园里、花山上,我长久地站在梅树前,深深地凝视再凝视,看它娇嫩的蕊,寻思它柔嫩的导管中流淌的血脉怎会在冰冻的季节畅流不息。即使雪花落下,冰晶覆盖,那剔透的一朵朵依然笑逐颜开。造物主赋予它们耐寒的基因,“即使悬崖百丈冰,犹有花枝俏”。梅花亮了一个萧索的冬,使人联想起战争年代历尽苦难、浴血奋战,在暗暗长夜里奋斗过的一代人。梅,就是心里的英雄。

      那些春夏秋冬,在目光中前赴后继的淡绿、深红、深紫,火焰样、星光般的花儿,以暖照彻生命的田畴,成为点亮人们生活的光,激励人们前行。


    ( 编辑:wlh )
    百姓彩票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