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xmp id="k8cwu">
  • <nav id="k8cwu"><code id="k8cwu"></code></nav>
    2022年01月03日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函谷风来

    来源: 发布日期:2021-12-15   打印

    □叶灵

      阳光洒在王垛村的土塬上,我们沿着地垄穿梭在田畦果林,脚下坑坑洼洼,乱石瓦砾随处可见。向导宁建民搞了一辈子文物研究,只见他随手拾起一块残破的瓦片,拂去上面的泥土说,这是块秦砖?吹轿颐敲媛恫镆,他又说,在灵宝,比这更久远的陶罐瓦砾多着呢。

      我们来到土塬,目的是找寻秦汉时的古城墙遗址。

      左拐,右拐,在靠近土崖的边缘上,我们终于找到这截古城墙。与普通城墙相比,它没有什么迥异之处——一人多高、半米多厚的土坯墙,如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摇摇欲坠,也许一小阵风雨,它便会倒塌。

      “当年,秦朝的将士就是在这城墙里驻军生活,守卫雄关,前些年在河道里还发掘出秦制的井盖……”宁建民老师娓娓讲述。

      忽然,一阵强劲的风从土塬上呼啸而过。

      向东远眺,苍穹雾岚迷蒙,远山绵延起伏。阳光下的弘农河面泛着点点碎光,向北静静流入黄河。高大的老子雕塑金光灿灿,屹立远眺,散发着从容智慧的祥光。巍然耸立的青色函谷关楼,横亘在沟壑关口。朝西,那条崤函古道如线般隐入苍翠的松柏。

      关楼赫然出现在眼前。藏青的方砖砌成的城墙,有几十米高,古朴庄重。南北两侧是陡峭的山峰,正中的两个门洞石碣上刻着“函谷关”三个大字。两座三层高的关楼矗立着,蔚为壮观。城墙上的旗幡,在风中猎猎作响。

      此关楼非彼关楼。眼前的关楼是1992年重修的仿汉建筑。那座春秋战国时期的关楼,早已被项羽的手下黥布烧得干净。当年的项羽,浴血奋战攻克了这固若金汤的关隘,可结果,却只能落得个霸王别姬饮恨乌江。在项羽的一生中,函谷关给他涂上了重重的一笔浓彩。

      “君不见古函谷关,崩城败壁至今在,树根草蔓遮古道,空谷千年常不改。”函谷关东临弘农绝涧,西拒衡岭高原,南依巍巍秦岭,北接滔滔黄河。古时这里曾是东西交通的咽喉,战马嘶鸣的古战场。

      崤函古道里,碎石黄土铺就的小路,蜿蜒幽深,人行其中,如入函中。关道两侧,绝壁陡起,峰岩林立。“车不分轨,马不并鞍”“一泥丸而东封函谷”,看来并非虚言。

      一阵急促而密集的锣鼓梆子骤然响起。关楼广场前,只见两军正激烈交战,战马嘶鸣,杀气冲天。古装戏演出正在进行。作为兵家必争之地,自古以来,函谷关承载了太多的沉重。

      公元前318年,楚、赵、魏、韩、燕五国联合攻打秦国。而在冷兵器时代,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函谷关似乎就是天下的象征。“一将功成万骨枯,始皇霸业仗函谷”,七国争雄,六国始终未能攻克此处天险,而西秦的百万铁甲正是东出函谷关,成就了始皇天下一统的霸业。

      两千多年来,函谷关历经了七雄争霸、楚汉相争、安史之乱的狼烟弥漫,也承受了李自成起义、辛亥革命、抗日战争的烽火洗礼……函谷关的每一寸黄地上,都浸渍着千古将士热血的余温,那浑厚而辽远的战鼓声,似乎还在冲荡着苍凉的空气。

      “喔——喔——”几声雄鸡啼鸣不时传来,鸡鸣台上游人正在争相投币玩乐。田文食客拿捏着喉鼻仿学的鸡鸣,与这录制的鸡鸣声应该很像吧,不然,两千多年前那个夜晚,关内关外的雄鸡怎会跟着一起打鸣?

      昔日的鸡鸣狗盗之举,没想到紧跟着又上演了一场血腥之战。如果孟尝君当初出不了关,自然免不了杀头之祸,那么齐国的历史恐怕也要重新改写了。

      如果说函谷关仅是一处军事要地,那么它还无法在历史的时空中留下夺目的光彩。作为道家文化的发祥地,我国古代思想家、哲学家老子著述《道德经》的地方,它又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,滋养着中华文化的蓬勃发展。

      “紫气东来”的故事在这里家喻户晓。当年,关令尹喜精通天象学问,有一日,他望见东方一团紫气升腾,万道霞光辉映山川。他心喜,知道必有圣人经过。于是整日恭候,果然有一位老者骑着青牛自东方徐徐而来。尹喜盛情款待,恳请老子著书立说。

      太初宫是当年老子著作《道德经》的地方,始建于西周,现存主殿建于唐以前,后代均有修葺。月朗星稀之夜,一盏灯光熠熠闪烁在太初宫的墙壁上。这个皓发白须的老人轻展竹简,从容沉思,墨笔点点,字字珠玑,洋洋洒洒五千言的《道德经》一挥而就。作为周王朝图书馆馆长的老子把毕生智慧浓缩为短短的五千言。它博大精深,蕴含丰富,在今天依然闪耀着智慧的火花与灵动。其中深邃的思想不知点化过多少愚钝的头脑,连法国哲学家尼采都说,《道德经》像一口永不枯竭的井泉,满载宝藏,放下汲桶,唾手可得。

      昭昭烈日之下,一个浑厚而洪远的声音从远处隐约传来:“道可道,非常道。名可名,非常名。”“上善若水,水善利万物而不争。处众人之所恶,故几于道。”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……”这缕缕净音,似智者的娓娓劝诫,又如孩童的朗朗之言,不经意间,通澈着每个前来朝拜者蒙尘的心智。

      追昔抚今,如今的灵宝,无论是春日秦人码头的人群熙攘,还是冬天沿黄明清古枣林的游人云集,天鹅群飞,都彰显了黄河流域生态;ず透咧柿糠⒄乖谌畔颗夭实氖樾。仔细思量,这其中的理论依据,真要向前追溯的话,那么短短五千言中所蕴含的朴素发展观念,不就是最初的源头活水吗?

      紫气东来,带来了文化的丰蕴与厚重;黄河奔腾,冲走了战争的血腥与沧桑。无论时光如何变迁,不管历史如何沧桑,《道德经》这部文化瑰宝始终散发着熠熠夺目的光彩。在太初宫中虔诚拜谒,想象着老子当年著书立说时的道骨仙风,我仿佛沿着一条明澈的精神隧道,汲取古老的哲学营养,注解着过去,畅想着未来。


    ( 编辑:wlh )
    百姓彩票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