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xmp id="k8cwu">
  • <nav id="k8cwu"><code id="k8cwu"></code></nav>
    2022年01月03日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一米阳光

    来源: 发布日期:2021-12-22   打印
        □刘汇渊

      朔风骤起,天气迅即变得寒冷起来。我又开始怀想那一米阳光,温暖又明亮的阳光。

      脑海中首先浮现出这样一幅清晰的画面:青砖灰瓦的一爿房子、高低参差的一圈篱笆、半开半掩的两扇木门,冬日的暖阳从树梢上斜进门去,在地面上投射一席长方形的光框。因为有了光框的散射,屋内一时洞然起来,土漆油的桌子有了亮色、桌上的花瓶泛起光泽,就连桌后墙面上挂的年画里的胖娃娃似乎也笑得更加欢畅了……

      站在阳光未及的地方细瞧,那光框中竟浮动着无数细小的尘埃。它们在光线的“水流”中不停漂移,慢慢悠悠、松松散散,就像在做着一次没有目的地的旅行。及至溢出光框的边界,便又立马从视觉中消失不见了,恍若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。若是偶尔有微风吹过,那尘埃便蓦然改了状态,仿佛一群受惊的小兽,快速地四散逃逸。

      这一米阳光暖融融的,那暖意不仅来自它的温度,甚至来自它那橘红的颜色。午后或有一阵风起,吹动那高大乔木的枝条频频颤动,树下斑驳的影子便也乱了形状。然而那明亮的光框是不动的,它固守着自己的营地,就像一位痴情的少年在静候自己心仪的女子。猫儿伏在门槛上,也在静静享受着冬日的暖阳,它偶尔会耸一耸脊背,但酣睡的呼噜声又随即响起了。

      每当这个时候,老祖母都会搬过一把椅子坐在阳光里忙活起来,做得最多的活儿便是缝补衣服。她戴上花镜,从针线筐里拣出与衣服颜色相近的布头,比量裁剪、穿针引线,而后一针一针密密补缀起来,那针脚在她手下旋出一圈一圈的圆环,看上去简直就像花朵一样。此时,家里小黄狗也乖乖地卧在她的脚前,那情景真像一帧历经岁月洗礼的隽永画卷。

      老祖父当然也不会闲着,他需要给那些晒干的玉米穗手工“脱粒”了。长长的一串玉米穗就放在跟前,他随手拿起一个攥在手心里,两手左右发力使劲一拧,一大半的玉米粒便纷纷掉落下来。装玉米粒的笸箩渐渐满了,笸箩旁边玉米芯也堆成了小山。屋檐下的家鸽看见了这顿美食,便飞下来落在祖父的胳膊上,抢啄着他手里的粮食。祖父此时反倒停下了活计,任由它们像孩子似的淘气着。

      为了打发这消闲的时光,我也自顾自地在这阳光中玩起了自己的小游戏。翻出祖父的放大镜,再从抽屉中找出一盒火柴;抽一根放在地上,调了放大镜的焦点对着火柴头照射;不大一会儿便有青烟冒出,很快又“嗞”一声燃着了;蛘吣贸鲎婺傅男【底,在阳光里胡乱晃动,那镜面反射的光斑就在屋内到处乱跑起来,有时冷不丁照在猫儿、狗儿或鸽子的眼睛上,便惊得它们四下飞逃了。

      然而这阳光终究是长了腿的,眼见它悄无声息地溜走却也毫无办法。先是光框由长方形变成了平行四边形,慢慢便愈瘦愈斜了。它静静爬上老祖母的肩膀,把她的身子变成了半边暗半边亮的奇幻形象。它又静静迈过老祖父的膝盖,把他整个人都撇在阴影里了。我也不自觉地收起了那些玩具,因为它们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,而且空气中的丝丝寒意开始让我更贪恋起老祖母那温暖的怀抱了。

      美国导演罗伯·莱纳说:“这人生,眼前的,不过一片光和影;留下的,不过一段纠与缠。”我愿在这千百年的光影流转中回忆美好,更愿在这千百年的亲情纠缠中感受阳光!


    ( 编辑:tln )
    百姓彩票大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