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xmp id="k8cwu">
  • <nav id="k8cwu"><code id="k8cwu"></code></nav>
    2022年01月03日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岁月无痕

    来源: 发布日期:2021-12-22   打印

      □代安魁

      从省城回到县城后,我给多年未见的铁锤打了个电话。铁锤显得非常高兴,嘴里连声说:“好,好,太好了!一会我来安排,晚上咱们好好喝几杯!”

      铁锤是我童年时的伙伴,也是上村第一个“万元户”。小时候,我们一起放牛、割草,一起上学、玩耍,一个柿子分两瓣,一个红薯分两块。

      18岁那年,我穿上绿色的军装,走进了绿色的军营,退伍后留在省城工作,日子不温不火,生活平淡无奇。铁锤则背了一个灰色的编织袋,走进了茫茫的小秦岭深处,开始了他的淘金之旅。

      在私营坑口,他出过渣,背过矿,打过钎,放过炮,开过空压机,也干过物资采购,挣得钱自然也比一般民工多。但真正让他摆脱贫困、挣上大钱的,是有关他“一炮走红”的故事:据说,某私营坑口老板原本看好的某坑口,在连续打了近千米掘进、投资了几百万元之后,仍一无所获。眼见打的洞子成了“黑窟窿”,投资的钱全打了水漂,讨债的人天天堵在门口,万般无奈的老板哭着离开了矿山。临走时让铁锤炸了设备、封了坑口,另寻他路。铁锤不忍心,便又在主巷道一旁多打了几个炮眼,把剩余的炸药全部放了上去。炮声响过,浓烟散去之后,一个原矿厚度两米以上、原矿品位高达20克的矿带呈现在铁锤面前……老板重获新生,铁锤也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      之后,他有了自己的工队、自己的坑口、自己的选厂和自己的公司。

      记得铁锤曾打电话跟我说:“三娃,等你回来,我在咱们这儿档次最高的黄金阁大酒店,用最好的烟酒,让我认识的最厉害的人陪你吃饭!”

      下午5点多,铁锤打电话说他在我入住的酒店楼下。从走出房间到乘坐电梯这一段时间,我就在想,我第一眼见到的铁锤会是个什么样子:开什么车,带什么人,穿什么衣服,戴什么表,扎什么腰带;手指上会不会戴金戒指,脖子上会不会挂个金链子什么的……

      酒店门口,一辆普通的大众车打着双闪,一身休闲装的铁锤满面春风地站在车旁。只见他身材高大,面色红润,气质不俗,但我同时也发现,他头发稀了,两鬓白了,皱纹多了,肚皮鼓了。见我出来,铁锤忙迎上前来,热情地与我相拥。我又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然后拍拍他的肚子笑道:“跟我想得一样,福气果然全装在这里了!”

      铁锤打趣说:“老天不饶人啊!肚子大了,腰也弯了,再也挑不起200斤的柴火担子、扛不动180斤的棉花包了!”一阵笑声之后,铁锤便招呼我上车。

      我朝黄金阁大酒店方向看了看说:“才一半里的路程,要不,咱们走过去好了!”铁锤说:“那儿太扎眼,熟人也多。我今天带你去个僻静处,那儿有野生蘑菇炖小鸡,还有城里人喜欢吃的浆豆腐、酸黄菜、烧饼夹肉、一生凉粉、柴火灶熬的糁子饭!”

      车刚起步,我问:“没有别的谁了吗?”

      铁锤说:“我约了咱们高中时的两个同学,也是两个相关单位的负责人,他们公务忙,要下班后才能到。正好咱俩多说说话。”

      我笑着说:“我是说,你就没有带着别的什么人?”见铁锤满脸疑惑,我说:“女秘书或者女保镖?”

      铁锤一下子乐了:“咱一个土包子,上不了席面!以前穷怕了,总怕被人瞧不起,常常是‘打肿脸充胖子’,以致闹出许多笑话来!我刚到矿山时,兜里经常装着两种烟,一种是自己抽的,一元钱一盒,一种是给工头、有脸面的人抽的,十元钱一盒的红塔山。人越穷,越爱装富有,死要面子活要脸,自己抽的烟瞎却不想让别人看出来,便把抽完了的红塔山烟盒攒起来,趁没人的时候,再把瞎烟装进去。结果有一次,我给工头敬烟时,不小心把瞎烟当成好烟。工头抽了一口觉得味道不对劲,看了一眼牌子后,当即把烟摔在了地上,整整骂了我一个上午!”

      车子经长安路,穿金水桥,上秦岭路,过银水湖,在一个名叫“远村人家”的地方停了下来。铁锤先从后备厢拿出两瓶矿泉水,把水浇在了身旁的小树上。然后又拿出两瓶53度“飞天”茅台说:“今晚咱们喝这个吧!”他熟练地将酒瓶拧开,很麻利地把酒一一倒入矿泉水瓶里。他自己拿了一瓶,将另一瓶递给我说:“走,到了。今晚咱们几个痛痛快快地喝几杯!”

      望着铁锤拿着“矿泉水”悠闲走路的样子,我一时愣在那里,好半天没有反应……


    ( 编辑:tln )
    百姓彩票大厅